nono

「僕は今ここにいるよ」

“圣诞快过了,今年想要什么礼物?”

“想要圣诞老公公哦,老公公你的愿望呢?”

“我想要一只驯鹿,一直站在我前面的那只。”

鸟毛——圣诞特别篇

ooc,he,回忆有

一个等于没有名字的篇名hhh 圣诞了本单位一定要出来的啦


。。。。。。。。正文分割线。。。。。。。。。。。。。。。。。。。。。。


  代言了USJ这件事,大仓忠义自己也很高兴,是在圣诞快要到来的冬天、又是和门把一起、又是自己的故乡。以前私下和亮亮maru也有来过呢,大阪是一个很温暖的地方,在游乐园晚上看到圣诞烟火的时候大仓忠义第无数次这么在心里默默说道。很大只,手脚也是厚厚实实的maru和个子小小但是常年运动的亮亮,“要不要去吃点什么啊。。。?”大仓忠义很快收声,两个人专注的看着烟火表演,看上去一点也不冷。

  嘛嘛嘛,好吧好吧,很大只但是怕冷又喜欢吃好吃的的某只小熊缩了缩脖子,啊。。。。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干什么呢?

  好像是。。。。和谁在一起窝成两只大大的团子,一边看综艺一边吃热热的寿喜锅。“真是大叔的生活方式啊,圣诞不出门窝在家什么的。”默默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大仓仰头喝掉已经有点凉意的热可可。太甜了,我不是很喜欢吃甜食。

    “为什么不吃草莓巴菲?!不吃点来干什么,拿来!”个子小小但是很能吃,每年年会上大家都要感慨的一件事,涉谷昴真的很能吃。没有啦,他不喜欢吃的东西他可是一口都不会碰的,大仓在心里默默地说。明明炖了寿喜锅但还是叫了外卖,叫了若干小食还有很多啤酒,还有,冰淇淋芭菲两个。但是大仓忠义不喜欢很甜的东西,于是有了上面毛毛的“强盗”行为。当然是知道你一个不够吃啦不然干嘛点两个哦,大仓往吃芭菲吃的不亦乐乎的某人碟子里夹了一大坨肉,微微扬起嘴角。在自己小时候带他打耳洞,还陪他练鼓的人,现在变得小小一只,性格也越来越像小孩子了。其实大仓忠义也没有自己表现的那么成熟啦,只是,现在的自己这样应该能符合当初subaru对自己的期待了吧?“大仓也长成了成熟的大人呢。”什么的。

  “不冷吗?”maru整个人往大衣里面缩,加上口罩只剩一双眼睛看向大仓。这个人私服是越来越好看了,性格也还和以前一样,真好啊。

  “喂maru你不要戴我的围巾啊!!你刚才买的主题围巾去哪了?”

  “我还不舍得戴起来嘛。。啊亮chan你不要夺走它啊啊啊!”两个人打打闹闹往远处跑去,大仓怔怔的看着他们的背影。以前还有一个闹得最最厉害的人现在正在地球的另外一端认认真真的咬着笔头琢磨歌词呢吧,到底是谁变成成熟的大人了啊。大仓深吸一口气,一个小朋友举着草莓甜筒好奇的抬头看他,小朋友的眼睛很大,在寒风中鼻子有点被风吹得发红,他突然笑了,好熟悉的感觉。是都变成了大人了,但是、在一个小小的、小小的地方,有些固执的因子不时的躁动着。就像即使是现在,subaru也会突然的发消息跟他说一大串事情,什么新歌写的乱七八糟的啦,什么那里的东西好难吃之类的不着边际的事情。

  我不是个性分明的人呢,以前也被说过。这样的我,平时都觉得没关系。只是,在昏暗灯光的后面,偶尔从鼓面上抬起头,对上你自信飞扬的目光,那一瞬间,一不小心就迷失在你烈焰一样燃烧着瞳孔里;

  和平时的subaru不一样,火焰有着灼伤周遭一切也灼伤自己的温度,音乐音乐音乐,那个人的世界里除了旋律,连他自己都没有。多想要要能够看到你眼中那个的世界啊,就算是永远看不到,即使是一直的在你身后打鼓也足够了。

  今年大仓抽空自己去了大阪的圣诞集市,有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小东西。家庭、恋人、结伴而来的留学生,很热闹的样子,他自己其实是很怕寂寞的人,几乎不会自己一个人出门瞎逛,一个人出门其实都觉得别别扭扭。subaru平时是私生活很神秘的家伙,老是一个人套件外套就一下子不见一整天,虽然几乎可以想到他会去哪里就是了。

  酒吧、古着店、常去的乐器店、常去的居酒屋、喜欢的甜食店

  还有很多很多自己根本不会知道的时间。

  街灯的影子微微摇曳,长大以后变成了兴趣完全不一样的人,话也变的说不出口来,见面也变得越来越少。

  今は 会いたい 会いたい 会えない。

  一个真正传统过圣诞节的国家,听上去相当适合那个大大咧咧的小老头。圣诞的时候会有真正的圣诞大餐,火鸡、苹果派之类的,真正的圣诞食物;像日本年末打折一样,圣诞也会有,这种时候这个人大概会很高兴地冲到乐器店,买一把新的口琴,或许还加上很多新的拨片。

  情感是复杂的东西,越长大,越不知道怎么去定义对重要的人的感情。大仓是感情细腻的人,subaru也是,和对别的人不一样,面对对方的时候这两个家伙总是会变得像两个别扭的小孩子,谁都不先说想要什么。

  “阿嚏!”

  “。。。啊。。天冷成这样对嗓子不好啊。”混在身材高大的乐队成员里,某一只小小的缩在教室角落里咕嘟咕嘟的喝蜂蜜水。教室的空调坏了,所幸一帮男人挤在一个小教室里热量还是很大的;suba静静的看着窗上水珠凝结成小水滴、缓缓滑落,温差在比日本更北端的地方果然还是要大一些。有点齁嗓子,早上没睡醒把蜂蜜加多了,他咧嘴笑了,正好最近为了保护嗓子什么甜的都不能吃,趁机过过嘴瘾。”すばる,感冒的时候不要吃芭菲。”“欸。怎么这样。。。可是我想吃。。”“不行。”最后为了防止他二度犯罪,某个不喜欢吃甜食的人把一个加大号芭菲解决掉了。叹了口气,真是怎么回事啊,我才是哥哥欸,弟弟不知不觉就长大了呢~不知不觉就从豆丁长到和自己一样高,又慢慢的又变成了一只大大熊(想到身高体型就超气的),以前撒娇要自己陪着练鼓的小忠,现在啊,变成了立派的大人。

  小忠变得可靠起来,我却变得孩子气起来。

  真是搞什么嘛。

  年底之前把工作告一段落,回去一次吧。虽然是在真正有圣诞的地方,还是没有什么地方能像大阪一样呢。“叮——”拿起手机,subaru不禁“啧”的一下:一天没看手机,maru和亮发来的line快要爆炸了,看上去这两个人又一起出去玩了。

  哦。。对了,亮还在生气自己没有约他看今年的花火大会的事,于是最近半年来常常给自己发和各种各样的人出去玩的照片,附上“超酷炫的!”“日本最好的冲浪地哦~”这种孩子气十足的话,subaru一概好好好恩恩恩知道了的敷衍处理,尽管如此这孩子还是一如既往我行我素。

  有点头疼的点开对话框,maru发了只道歉的狸猫表情过来,然后是很开心的一个一发技gif,subaru在乐理教室里笑出像小猪一样呼噜呼噜的声音,回了个“了解!”敬礼的猫咪表情过去。然后是麻烦人士锦户亮小鬼,照旧是一张双人照,亮在图上笑得无敌灿烂,maru则是苦着脸的样子,照片附言是“围巾被抢走了QAQ”

  小心的给照片上的亮画了个络腮胡子然后转发给他,subaru坏笑着给maru发消息:“帮你报仇了哦~”等回复的间隙有点无聊,重新点开那张合影,原来是在usj啊,这两个家伙去那里干嘛啊,又不是约会。(就是约会组啊哈哈哈哈哈哈lof主疯笑一会儿)

  欸?

  双击放大图片,除了正中两个腻腻歪歪的人之外,右下角有一头茶色短发入镜了,穿着暗红的大卫衣,松松垮垮没系裤带的裤子,手里是一看就是圣诞限定的甜饮。

  “约会是约会来着,但是是三人的哦~”subaru又啧了一声,maru有时候猜他猜得准的吓人。懒懒的把手机丢在一边,不想入镜的人被拍到了,还是不要搭腔比较好吧。不要最后又是我一个人想多了。

  然而丸山隆平先生又一次准确的猜中了这位su先生的脑内小想法,开始连环消息攻击:“还是面对比较好吧!反正将来总要再追回来的!”追回来你个头勒。

  “你看,大阪这么冷的他穿这么少,还是一个人,多可怜啊。”哪里是一个人啊你们两个不是陪着他哦,这样是三个人好不好。

  “橙黄绿都在这里了红色信号灯在哪呀~~~”

  。。。。。。

  师匠在心里吐槽全开,最后想赌气不看消息了,却又还是一不小心解锁屏幕,全部已读不回。

  哎,丸山先生叹了口气,已读不回我消息没事啊,已读不回他消息他心里真要别扭死,瞥了眼远处笑着帮亮拿气球的大仓,maru收起浮着的笑容,认认真真的举起手机,“好嘞看我的!”“咔擦咔擦、咔擦、咔擦咔擦。。。”

  手机很久没有震动了,subaru抓着乐谱假装在看,实际上窝火得很,这个maru阿是还要搞反套路了啊,这么久不给我汇报实时消息,我、我都不知道。。。不知道kura是不是真的很冷,不知道他是不是一个人,不知道他会不会想要见到我呢。。。。想知道的想要问的话细细密密的织成一张网,贴近窗户subaru感到0度的窒息感扑面而来。

“piko~~~~”吓了一大跳的某只猛地从墙角弹起来,是和其他人发消息来时不一样的提示音,北极熊的备注跳出在屏幕上。subaru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屏幕键随便怎样都解锁不了,“piko!”又是一声,“piko!!piko、piko!!!!!!!!!”手机开始叫个不停,subaru觉得自己的心脏也快要用和信息来时一样快的速度跳动了,咚咚咚、咚咚咚,解锁的一霎那好像是回到十几年前问刚成年的大仓要不要一起去喝酒的自己一样青涩。

  换了熊熊头像,换成了猫咪?

  “すばる 会いたい。”

  “大阪下雪了,今年比往年任何一年都要冷。”

  “我去了那个集市,非常多乱七八糟意味不明的小东西,啤酒很好喝。”

  。。。。。subaru的手指慢慢往上滑,消息一条条变成已读,心情变得像雪融后的窗子一样明亮。

  然后是一张图片。

  很大的一只,熊。嗯、穿戴者北极熊衣服的高个子,站在很大很绿的圣诞树下面,稍稍偏右侧一点,腾出一个惯常的位置,照片的说明是:“给主唱大人留的专属位置”,用厚厚熊掌比了个爱心。嗯?我怎么看出来是爱心的啊!?熊爪太厚导致比了个什么全靠猜。。。给我走心一点啊!!!!

  笑容大大的出现在脸上,subaru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会有两个大大大的括号,以前被某熊说过呢。还记得第一次被他好奇的说着:“欸。。subaru的脸上会有括号哦——”熊爪就伸过来戳了一下。

  那个时候,只有风安安静静地吹过耳边,时间停住了。

  “欸欸欸subaru君你去哪里哇排练快开始——”

  “日本!”

  “欸?!”

  “要回去煮熊汤啊”,subaru恶狠狠地回头,“超大一锅的那种。”

  “那个。。okura你确定这样没问题吗,subaru说要回来把你炖了。。。他说的回来不会是现在就回来吧?”丸迷茫的问大仓,旁边亮赏了他一个暴栗,“你的重点去哪了啊!被吃掉的问题比较大是吧okura..?”大仓微微笑着接过手机,亮有点惊讶的发现他笑得连白亮的牙都掩盖不住,和平时也总是微微笑着的okura不一样,亮很久没有看到他这样的笑容了。

  这样就太好了,亮轻松的合上手机,“砰!”突然喷出的烟火使得三人齐齐转头,雪人形状的烟火在空中一下子炸开,绚烂温暖。大仓望向灿烂的方向,长长的睫毛温柔的一颤一颤,口袋里的手机连续的震动起来。三个人站在画面偏右的位置,就好像还有一个人就在身边。

  飞机上。用袖子擦了擦窗户,明天的这个时候。。就可以见到他了吧?嗯。subaru有点无聊的在关机前最后一次打开手机,备注“小忠(熊)”的猫咪头像闪了起来,他的心里漏跳了一拍、屏着气,点开了对话框。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连标点都没有:“会いたい”

  subaru咯咯地笑起来,关掉手机,窗外开始下雪了欸,不知道日本是不是。

  “一——点——都没——下雪!”烟火最盛那一刻,大仓朝着那个方向大喊

  嗯,届到了哦,okura~以后一起去看雪吧,以后的每一年圣诞节。




好想好想好想你们啊。现在的subaru,是subaru自己了吗?是的话就好啦w

而我想维持我的样子,继续无所作为,继续迷茫得很,即使明天我就要50.60岁。



圣诞有写特别篇w能写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也有人随便看看真好啊

还是

过不去那一关,能逃避就还是想逃下去。

可是不小心注意到的时候,心脏就像破破烂烂的蛇皮袋子,里面装的东西全都不知道活到哪里去了。

。。。。

模糊的丧失?

好想你只是今天正好不在一样,明天又会看到你认真的拿着麦站在那个位置

终于把合集整理好了!!!!

不是什么优秀的人,负面情绪也多的一大堆

但是呢,真的很喜欢很喜欢温柔的人啊,想要尽力成为这样的人

想要成为即使世界和舆论再残酷都能温柔面对的人



嗯,好喜欢我的爱豆啊啊啊⁄(⁄ ⁄ ⁄ω⁄ ⁄ ⁄)⁄

「一生死ぬまで音楽を続けていきます。」

それから私はあなたの音楽を私の死ぬまで応援します🤟🏻

连听你上ms提他的名字都会心脏漏跳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