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o

「僕は今ここにいるよ」

kk 关于tsyoshi红蓝控

前言:
我知道大家提到这个都会很痛苦。那场控我是全程流泪着看完的。为了记住那个双眼无神的tsuyoshi和只能淡淡的说一句“灯光真美”的koichi。希望永远不会再有的痛苦。
Kinki Kids for ever.
正文:
”演出即将开始啦各部门准备,放送5秒前,4秒,3秒……”
彩光灯打在他身上,染成玫红的额发散乱的盖住了眼睛,事先化好的妆容早已在汗水和眼周说不清的湿润下阵亡。没有黑眼圈也没有灰色调的参与,他的侧颜是那样苍白。时间到了,他抱着吉他出场,头上缠着红色的发带,指尖夹着刚刚点燃的烟。他低下头深吸了一口,仰身对着天空长长嘘出一阵青烟,然后面对似乎注意到他有些不同寻常的饭们微微一笑,像是在说“我很好”,尽管这种安慰在此时不过是骗人骗己的把戏,饭爆发出雷鸣般的惊呼。
苍白而无力,抱着硕大吉他的他有种细弱……到绝望的美。
一切都像是与他无关那样,即使是绚烂的舞台吵闹的台下;就像是总出远门的父母回到家打开了所有的灯,带着大包小包的玩具笑着,最后在角落里找到了安静读书的孩子,孩子轻轻笑着抬起头,笑容安静而空白。
金鱼注视着街上纷纷扰扰的人,吐出一个气泡,直直往前游去,鱼缸无边无际,却又总觉得到了尽头。
第一个音,惊艳甚过于往常。声线不再是往常游刃有余的自信沾染着淡淡的伤感,浩大的悲伤像潮水一样涌出,覆盖在每一个单独的音调上,不再考虑对自己嗓子的损伤,尽管撕裂自己的伪装,任痛楚像花一样肆意绽放。曾有年轻却将死的舞者在悬崖上舞蹈,每一步都轻巧随意,每一步都尽情尽兴,每一步都肆意狂放,把绝望撕裂了飞散开来,但他面对夕阳将落时的余晖却静静地流下泪来,说曾有一人陪我一起看过日出。
任由声音无机质的攀升至了惊人的key,旋律是那样柔缓,他的声音也柔柔的婉转着,每一次转折都提一个调,饭有些担心,但他却举重若轻。总指导焦急的声音反反复复,他摘下耳麦,对着饭轻轻一笑,台下又是一阵惊叫。有些人,只要他看你一眼,你就像有了整個世界。
曲子到了最高潮,他的眼周不知不觉间湿润了,他低下头,泪水就顺着鼻尖滑落下来,面颊湿了,他也不擦,任泪水滑至了苍白的唇上,手哆嗦着颤动话筒唱出最强音!仰起头深吸一口烟,将燃尽的烟一下子全没了,灰白色烟灰四下飘零。指尖夹着的烟蒂尚在徐徐冒烟,青色的烟雾盘旋着往上浮,头顶上是静默无言的深蓝色夜空。
今夜居然有星星啊,是你的光想要照亮我的世界吗?他灰白色的面庞质问似的抬起;是的,我从没有见过不再微笑的天使,却在那一刻看到天使的眼中光芒的陨落
“从忙碌中逃离出来的你,又再一次属于我了。”是不是只有在光芒下才能和你并肩站立呢?
“周末,我们见个面吧,那些一如既往的笑容和笨拙的哼唱”我不想失去啊!
“互相理解,互相原谅,只要是我们的话就一定可以的!!”
台上男人飞速的转身、抬头、低头,最后颤抖的嘶吼。
红发在泪水和绝望的空气里起伏,极致的美。
灯光流转,有一缕斜斜的滑进黑暗的道具房,有人握紧了冰冷的威士忌酒杯,指尖是长长的将燃尽的烟,一口都没有来得及抽。他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低头缓缓地喷出,长发遮住了大半张脸,谁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灯光很美呢。”烟头深深的扎进手掌,他终于忍不住看向舞台,眼里已是海啸般汹涌的疼痛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