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o

「僕は今ここにいるよ」

【KK】【KT/KT】【相交的平行线】

http://chennono.lofter.com/post/1e0dca20_113801af
上一篇链接,顺便我创了个平行线tag所以可以点开来去看~喜欢的话请大家支持哦!有什么意见也请一定告诉我
二.ROSSO E AZZURRO(下)
 总不会是早上开始就喝烧酒的计划吧?
 光一内心小剧场又开始天马行空,巨匠的脑洞一开,真不是一般人能达到的高度。想着想着突然脸红起来,嘛,如果真是这种大人气的事情,自己还是第一次呢。
“走咯。”折扇打开的声音,光一转过身,刚换了浅茶色的和服,似乎是柔软的缎子料,也好好的梳理了头发,笑容温婉。
“很合身啊,刚。”巨匠非常干脆的称赞,这个家伙实在不会说什么点评的话。
噗,性格果然是素直啊,耳朵尖尖又悄悄地红了起来,刚用折扇挡着大半张脸,“走啦,再不走就赶不上咯。”长长的睫毛后面是害羞的躲闪的眼。
山路很长,长的看不到尽头。当刚向光一解释道这座山是寺里的资产时,光一惊异得发出长长得“欸——!?”两人没有说太多的话,大多情况下是刚哼着乱七八糟的歌、光一则安安静静的欣赏着路边的景色。
tension实在很低。平常来说跟一个不是很熟悉的人在一起走这么长时间,一定会尽力找话题吧?不过既然刚没有感觉不快,光一也乐的安安静静的一路走下去,何况这种安静的氛围,他很喜欢。
一段关系,若从一开始,就只是通过努力而维系住的话,总有一天也会变得无话可说的吧。难道真的可以因为一个人很喜欢很喜欢自己,就说服自己去勉强吗?至少自己是做不来的吧,光一的眼睛暗了下去。
订婚的事,母亲可以说是开心极了,甚至还开始想象他俩的蜜月要去哪儿,我的脑洞能力果然是继承了妈吧,光一暗自想;父亲不是很高兴,但他总归是要结婚了,虽然娶得不是发小润酱。润酱是那种传统的神户女孩子,父亲一直很喜欢她,甚至还对自己说过“家务事润都会帮你料理的,你还回东京干什么”这种话。
可是。。面对着温婉的像流水一样的发小,光一几乎都能想象出婚后那种相夫教子管理田产的日子。不觉得太平淡了吗?一整个温暖但不幸福的乏长人生不是自己想要的。
那又是为什么答应和秀明结婚了呢。光一有点愣住了,好像自己从来没有仔细想过这件事阿,只是觉得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了,身边人不也都是这么做的么。
那自己呢,我,自己的心呢?扣着心脏,死寂的像是已经死去。秀明当然是典型的东京女孩了,当然人也比润酱新潮的多,可是一路恋爱谈着,也始终没有——心猛然一动的时候。
这样结婚了,也只是重复了”如果和润酱结婚”的情景设定。终于意识到事情哪里不对劲,光一打算先不告诉秀明自己家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能瞒多久是多久吧,反正还不知道自己家长态度之前,秀明大概也不敢提结婚的事。
。。。真差劲啊,突然觉得烦躁起来的光一踢飞了脚边的一颗小石子。
“光一。。?”刚偏过头看着光一,看上去有些微的困惑。“抱歉啊,想起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有点厌烦。”光一心不在焉的道歉。刚一眼就看出他在撒谎了,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就继续哼着歌往前蹦跶。光一感激的看着那个人的背影,果然很轻松啊。即使无法互相理解,也因为有着十分的信任而安心着。
能一直下去就好了。
手突然被拉起,轻轻的牵引到一棵大大的树下面去。光一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愣愣的看着。刚把早餐吃剩的下的饭团拿出来,放在树根边一个小小的佛像面前,“啪啪”两下、清脆击掌,闭上眼静静的祷祝着。原来是山神啊,光一学着刚的样子闭上眼,“说不出的话,就在心里告诉山神大人吧”光一听见刚声音里温和的笑意。
许久,好像真的有神奇的力量在脑海里扫扫扫!烦恼都从脑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睁开眼,是他微笑着的脸、和眼睛。水晶葡萄一样的眼睛认真的看着自己,好近!光一紧张的眨眨眼不过没想让开,实在是可爱啊,自己在想什么??好不容易清醒的头脑似乎被新的“混乱”取代了。“光一看上去轻松多啦~之前简直像个小老头哦~~”说完就一溜烟跑到十几步开外去了,反应迟钝的人还在傻傻的回想。
远远的好像听见了寺里起床的钟声,僧人们互相问好,一天的修行又开始了。站在高处看这发生的一切,就像是缩小了几百倍的默片电影,有趣却又清晰,光一很是好奇的伸长了脖子看木头盒子里的小人们走来走去。
看光一颇有兴味的样子,刚抿抿嘴悄悄笑,那个人,其实有着孩子一样简单的心呢。铁着张帅脸难免总让周围人误以为心机十足,实际上可能只是没睡醒吧,想想这家伙连路都不认识,到底怎么一个人生活到现在的??
纳闷的刚纳闷的挠挠软软的小卷毛,又摸摸自己卷卷的小辫梢,实在得不出结论。喔,也许是,神明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把他保护得好好的吧??心里着实好好的替光一谢了各路神明一通。
已经眼可见山尖尖。一抹鲜亮的朱红再次映入眼帘。又一座神社?不,不会是,大概是僧人的住所吧,只是。。脱离群体在这么高的地方?
“是我住的哦。”刚没有什么表情,很习以为常的样子。
居然一下子被猜中心事,啊,也不是今天第一次,还没习惯刚‘读心术'的光一挂着仿佛满脑袋的问号,难道每天都要像这样上山下山的去神社吗?
“看上去很长啦,不过既然是每天必经之路了,当作晨煅也不错呢。”再次被看穿。
“那,刚是一个人住在这里?”
“嗯,是的哦,啊、不过这里的主要功能其实是钟楼啦;所以年末时,僧人的大家都会聚在这里撞钟祈福,当然了,这钟还兼有报时的作用,早起、午休、茶歇都会各敲一次。”
光一长长的“哈——”着,难怪早晨的钟声显得是从远处而来的了。住在山顶的钟楼旁边,倒真像是他的风格呢,没由来的想要微笑。
【在若有似无的限度里,永远也想不到那个人会做些什么,却不会感到疏远或者陌生,反而、安心着;
正是因为捉摸不透那个人的心思,却又互相知道在对方世界里占有的位置,热度才绝对不会退散。真奇怪啊,是即使最为年轻气盛是都不曾有过的热度,明明已经是沉稳的大人了呢。
生命在20代后就开始停止生长,缩水缩水缩水,直到撞见那个人。我就像在心里轻轻的听到了:“啊,就是他了。”在限度以外从未有过的时间里,慢慢开始生长。】
稀薄的金色慢慢的从地平线喷薄而出,越来越耀眼,越来越明亮的金色不掺夹一丝一毫别的色彩,是的,甚至不是常见的赤金色,纯正的金色充斥着视野的每一个角落,极致的金色骄傲到透明,刚伸出手想要触碰这好像固化了的光线,余光瞥见耀眼到几乎苍白的光线中【那个人】淡淡的望着朝阳升起的方向,光柔柔的包裹着他,好像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才对吧,刚呆呆地想着。
他,是光啊。【那个人】不是别的什么,是他的光啊。
“在看什么。”全然没有察觉到自己声音的干涩。
“鱼,水田里的鱼,很高很高的跃起来。”简短的答复,光一神情淡淡的,凝视着、没有挪开视线。于是刚试着放开遮挡着脸的手,光好像不再刺眼了。
强烈的光线里,银蓝色小鱼冲破水的束缚、鱼鳞闪闪发光,鱼身好像整个透明起来,连鱼眼都通透起来,是棕褐色鹅卵石的质感。就是儿时在溪边常常捡的那种,好多好多鹅卵石在袋中轻轻的互相撞击,发出闷闷的声音。轻轻笑起来,果然是温柔的人呢、光一。悄悄地偏过头,光一刀削的侧脸在刺眼白光中漠然得好像塑像,使刚一时又有些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他。
“要回去了。9:00的车。”语气也淡淡的,漠然到没有温度。
至少光一希望是这样。他感受到刚的视线和刚的欲言又止,可是不能了,我不可以回头的,回头了,一切会消散,我是知道的啊!
曾经有人在梦中悠悠的唱起一首歌,他一下子惊醒过来。不过是梦罢了,却会信以为真的自己总想着暴露真心给谁看到,是笨蛋啊,还是个拙劣的演员。
意外,可是又在意料中。明明一直都在一起,什么时候,他连车票都定好了呢?难道说,从他到这里之前就已经订好了?和以往一样,从一开始结局就已经为故事量身打造好了,只是结局不同而已。
该微笑吗?还是该说些什么?刚忽然笑起来,无声地放肆的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睫毛不受控制的颤动,然后他低下头,声线没什么起伏:“这样啊。”到了该回去的时候,回到那个自己建造起来的堡垒中去。
那个人背身站着,背过身,谁也看不到谁。
虽说其实哪里都是堡垒,即便是现在。
“那我走啦。”
“嗯。”
朝阳终于整个的升起,光线不再是近乎透明的样子,绚烂的球体流光溢彩,两人默默的注视着周身华丽的光晕越括越大。说是童话里的情景都不为过,山下的僧人静静的仰头看着光里的二人赞叹着。绚烂的光照在身上,没有一丝温度。美好的残骸。
所以即使现实苦涩到难以下咽,也想要拥抱它,至少现实里的你是真的。
车站。打好领带穿上浆的笔挺的衬衣,是来之前就准备好的。奈良早上的车站依旧是来时安静的样子,这是个很美的地方啊,光一看了最后一眼,把晨雾中迷蒙的奈良狠狠的印在脑中,甚至包括那个昏昏欲睡的乘务员。
提起包、不要回头,没有回头、列车呼啸着驶进车站,就好像来时那天的情景呢,忘掉这在奈良度过的一天的话,就像是自己在那天“如果没有下错站”这条路的选项呢。
光一轻轻的眯起眼,座位是在背对车站入口的位置,也是背对朝阳的位置。
等一下,也就是说,在来的那天,原本就有“下错站”和“不下车”两个选项,这样吧?原本以为在下错站后立刻就买了新的车票,却鬼使神差的买了隔天的,若是自己没有遇见刚呢?难道不会无处可住吗?
没有,“若是”这个选项,的。笃定到微微颤抖,不要回头,不要回头!不能回头啊,我是不会回头的。。。。列车开始缓缓地启动,光一猛地转身,隔着窗户呼出的白气中,他看见了同样衣冠整齐的身影,提着箱子,抬起头来笑着对乘务员道谢,正好对上窗后拼命看着他的眼神,箱子“啪”的落下。
红色的丝线突然变得眼可见起来,鲜红色的层层缠绕起来,那个人在风里笑起来,风撩起他微微打卷的发梢,光一也笑了,把头转正,刚在他身后凝视着他,列车越来越快,直到他消失在视线里刚都始终微微笑着注视着他,风越来越大。
“先生,要不要先去一下休息室?真是奇怪,怎么突然天色就阴沉起来了呢。。”刚被吵醒乘务员于是碎碎念着,又有点害怕的看着那个始终微笑的男人,风这么大他却连衣角都没有翻起啊。“啊。刚才真是谢谢了。”男人温和的笑着,跟在乘务员身后进屋。
呐,光一君,你回头了哦。
光一斜倚在车窗边,电脑的光反射在他眼镜上,突然看着工作行程就笑了起来,旁边的乘客几乎惊恐的看着他。我回头了哦,所以。。。一段无法回头的关系真的开始了。
“我很期待。”光一看着屏幕,眼神温柔/刚坐在休息室里,喝着热咖啡笑着抚摸着发梢。
。。。。。。。。。。分割线。。。。。。。。。。。。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