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o

「僕は今ここにいるよ」

【KK】相交的平行线

http://chennono.lofter.com/post/1e0dca20_1163cdf9上一集⬆️

【si:】
(上)
——春天真的开始了。
       茶色的几何图案袖子被takki米白的袖子挽着,大概是为了和自己的浴衣颜色相配吧,takki本来应该是想要穿红色访问着的,阿光记得他很喜欢红色。下次买套新的浴衣吧,仔细想来,这套浴衣已经是前年姐姐给自己挑的,还被takki轻微抱怨过老气的,又要他迁就自己,光一忽然又觉得很抱歉。
       似乎一直以来对takki说的最多的话,也就是“对不起”,takki会说“不要紧的”、“没有问题的啦”之类的话。客客气气,安安稳稳。
       结婚那天他会穿什么样的衣服呢,光一这样想着,觉得自己简直是个傻子。结婚当然是穿传统的大振袖了,很想看他穿红白相间的礼服的样子啊。秀明穿着,也一定非常好看吧?即使,在茫茫人海中,对所有其他的人来说,那个人,是陌生人;是将来可能的同事;是将来的结婚对象。
       在自己心里的他,就是堂本刚,而不是什么可以被替代的身份。父母,妻子,同事,亲友,渐渐都变成一种格式化的东西了,变成一个个标签。比如不高兴的时候会找亲友诉苦喝酒,然后在打电话给妻子把醉醺醺的自己领回家;上班的时候和同事抑或勾心斗角抑或携手共进,下班以后也许一起喝一杯,也许就变成人海里的两个陌生人。
       什么人都是可以变的。
       重不重要是一码事,即使是毫无关系的两个人,也是可以变成相伴一生的家人的。唯有这两个人不可能。因为堂本刚就是堂本刚,不会被任何身份所取代。大概也是可以用“像什么关系”这种话来描述,比如像恋人一样,但又不是恋人。
       像在12月一起轻哼着一首harmony
       茶色的浴衣果然不适合水族馆约会的主题。看着鲨鱼从头上游过去的时候光一默默的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只海豹,他记得takki很喜欢的彩色热带鱼就在海豹馆旁边。“是接吻鱼。”有点小抱怨的戳戳这个老头子,光一很困惑的挠挠脑袋,彩色的小鱼围成圈的嘲笑着大叔的记性。鼓着嘴把头放在鱼缸这边,看着小鱼们用嘴唇打架。啊啊啊真可爱啊这个人!takki在心里尖叫,轻轻的用手抚摸海豹宝宝软软的头毛,把羞红的脸埋进软软的毛领。光一假装自己能吹气吹进鱼缸,嘴巴鼓鼓的样子已经快把takki可爱死了。
        “大叔还撅什么嘴啊,你给我适可而止啊混蛋!”一声熟悉的怒斥吓到了光一,鱼缸的对面,他听见有什么人轻轻笑了出来,一眼看过去——是一只可爱的包子,明明努力忍笑却还拼命撅着嘴,长濑直男困惑看着他们两个隔着鱼缸接吻的男人。
金鱼,彩色的金鱼。从鱼缸两端愚蠢的对视。明明可以直接过去的,但是不要啦。
         水族馆的约会很快变成了亲友见光一未来妻子的正式会面,长濑夹在takki和光一之间,和高桥南两个人对takki好奇的问东问西。淮一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大家都混熟了,正在询问每个人要的冰淇淋口味,像个认真的小孩子。隐隐约约听到长濑在说什么“太阳”、“吃狗粮”之类的字眼,以及takki笑得像个小恶魔的神情,光一就知道这个人形曝料机必定在将自己小时候的糗事了。不禁仰天长啸,真是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思考着自己是不是该把大嘴巴发小当场灭口比较保险。。。
           “噗。”一直黑着脸的光一看上去像个会吃人的坏叔叔,旁边居然有小朋友还敢笑出声。“抱歉,我也听到了。”刚忍着笑举手。果然,还是,一见面就应该把长濑给灭了。。。。也难怪,就长濑这大嗓门,估计让大半个游乐场的人都听到了。“咳,那个,都是小时候比较傻。。。”小学生一点也不会解释,刚看着他那张不会撒谎的脸叹了口气。
          “不过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呢,那位是?”刚主动岔开了话题,光一感激之余,其实不是很想继续这个话题。
          “嗯,我还没与求婚,不过,大概就这样了吧。”
“啊,这样呀”,这样回答大概光一就很难接话了,想了想又加了句“很漂亮的人呢。”
          “嗯。”一个把天聊死的人这样说。
           堂本刚不是他看上去那么善解人意的人。很多情况是,他知道最好应该讲什么,以及对方希望他讲什么,于是就懒得讲了,装傻。装傻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啊,他微微笑了笑,能得到很多意料之外的结果。接话真累,那就不接好了。
           反正他一定会接的。心里哪个地方清晰的笑着说。
           “那我去买杯巧克力。”光一点点头。
“嗯?你不是只喝咖啡吗?”不知道哪来的记忆,刚脱口而出。
            “不是给我自己啦。”光一笑笑,“你要不要也来一杯?”没有等回答就径直往小店走去了。
             也。
            这个“也”用的真是好,光一难得笑得非常灿烂的面对店员,虽然可能都没注意到对方是个女孩子。不用看都能想象到堂本刚的心理活动了,他是在用他一贯的温和笑容加重自己的罪恶感,指望着自己先开口。可惜他错了,堂本光一是个不知罪恶感为何物的男人。而他最喜欢的游戏之一,就是在鱼要咬钩的时候直接把鱼杆都丢掉。
            小姑娘的心头一颤。“请,请问您要什么呢?”女孩子在心里怒吼:请把你的电话给我啊啊啊啊啊啊!

            “两杯不加糖的热巧克力。”笑容愈发好看,简直有些阳光的感觉。哎呀真是浪费呢,等会儿堂本刚就要这样浪费一杯巧克力了~嗜甜的人离了糖绝对寸步难行,堂本光一是知道的、也算好了。
什么叫“也”?!谁要喝巧克力啊,谁要喝他买的巧克力啊!堂本刚不爽的眯着眼,舌尖一寸寸舔过牙齿,看着男人像傻子一样笑呵呵的抓着两杯热巧克力飞奔过来,给你老婆买就好啦干嘛扯上我。。。但,不知道为什么,有点久违的,耳尖微微热起来,脸颊低烧着。
             “久等了。”
“嗯。”春天喝热巧克力确实是在合适不过,有些涩,但是暖到心底。嗯?不是一点苦啊!这这这,“你是不是叫了无糖的啊啊啊啊啊啊啊!”被突然的尖叫声洗礼,光一嘴角勾起邪恶的微笑。“诶诶,对呀,takki只喝不加糖的热巧克力,说热量比较低。我以为这是什么流行趋势呢,你不喜欢?”
            “。。。。没事。”硬着头皮继续吸杯中残存的苦涩液体。这就是订婚啊,这就是订婚的人吗。
“不喜欢的话,我去重新买怎么样?”阳光下那个人的笑容恍惚起来,在澄澈的阳光里忽闪着。既然。。。既然你已经订婚,为什么,为什么还要!?
还要对我这么好?

           “那来一杯加双倍糖的咖啡吧。”刚重新扬起脸,笑容在阳光里双倍奉还。

>>>>>>>>>>>>>>>ありがと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