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o

「僕は今ここにいるよ」

乱开罗曼史

正文
『1』
“啊啊~尼桑你说我怎么办嘛。”丸山垂头丧气的半瘫在桌上,不是能喝酒的人却偏偏要借酒消愁。横山很耐心的帮他把散落一地的啤酒瓶一个一个捡起来,顺便直接用水流冲干净再一个个丢进垃圾桶,一边还不时地停下来伏在丸山嘴边听他含混不清的在讲什么,哪怕这种时候,也始终这么得体的,横山裕。
“所以我们才不行嘛。。。yoko你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冷静,处理什么事都处理得这么好,实在是看不出你到底在想些什么耶,绝对的受不了。”丸山有点不满地哼哼着,翻了个身,伏在桌上睡着了。
横山笑了笑,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丸山的身上,伸出纤长的手指,放在唇上,对大将露出了一个“嘘”的噤声口型,微笑着将加倍的酒钱推给大将,大将会意的拿出一串钥匙放在横山手里——是的,这家看似平凡无奇的居酒屋提供‘住宿’服务。
有点厌倦的拒绝了店家帮助自己购买一点‘必备品’的好心和波动着的八卦眼神,横山轻轻的横抱起丸山、微微躬身,朝里间走去。
传统和式的走廊对横山裕来说稍稍有些矮,心情因此而变得很差劲,皱着眉将门轻轻滑开,将丸山放在柔软的榻榻米上,直接忽略了房间最深处鲜艳的双人大床和撒在上面的玫瑰花瓣。
采取最冒险的方式,也是被逼无奈。大仓用分手来逼丸山离开公司了。
公司上下都知道横山和丸山的前男友关系,当然也包括丸山的小男友大仓。而大仓对于两人都已经分手这么久还要天天见面、甚至还会经常一起出去喝酒这件事,非常非常的介意,有一次下班时间大仓甚至直接冲进了办公室。
无意识的攥紧双拳,横山收起温和的微笑,烦躁的扯开领带,倒在玫瑰花瓣中间。
为什么。。。
为什么不是我呢?
为什么你最喜欢的,不想要任何人靠近的人不是我呢?
那个少年笑起来的时候嘴角有着阳光的温度,唇上的痣也会微微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头发呢?头发啊。。发梢吗?。。。发梢会被汗水浸湿,完全的浸湿,汗珠滴下来,一直滑落到自己没有办法触摸到的地方。。。。。。
思绪繁杂躁乱,嫉妒和别的什么东西烧起来,烧的心底不顾一切地嘶吼起来。得到,想要得到,必须得到。
横山勾起嘴角,忽的直起身,朝丸山爬去,用手支着身体,俯视着已经神志模糊的丸山。“呐,maru,我们的第一次也是在这里哦,”明知道他听不见,还是自顾自的说下去,温柔的拨开丸山散乱的遮住了眼睛的前发。“是‘这里’哦,”咬牙切齿的加重“这里”两个字,“这个房间,这个位置哦~”
俯下身,全身的重量压在了丸山身上,娴熟的叼住他有些粗糙的双唇,这人总是不擦润唇膏,即使自己给他买了这么多也不用。嘛,算了,别人的嘴唇即使再柔软,也比不上那个自己还未触碰过的少年想象中的双唇啊,意识朦胧当中,横山低声唤出了那个孩子的名字:“tacchou。。。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总有一天可以的。
而那一天很快了。
丸山的身体在酒精作用下开始迅速变热,肢体的摩擦交缠也无声的鼓励着体温的升高,他不受控制的轻哼出声:“唔。。嗯。轻一点。。。”横山轻轻笑着,咬上丸山敏感的耳尖,轻轻的舔舐,慢慢的、缓缓地顺着耳尖滑向脖子,再滑向锁骨。。。。“叮。”横山没有停下动作,笑意更浓,手指顺着丸山腰背的曲线直直地滑下;与此同时,手机屏幕不断的亮起、暗下,电话响起、又挂掉,line的消息轰炸得一条接一条
诺大的套房、诺大的客厅,只在沙发旁边开了盏小小的台灯,大仓蜷缩在沙发小小的一角,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电话:未接未接未接;line:未读未读未读。指针从12慢慢的指向了2,大仓终于意识到丸山不会再回家了。习惯性空出的右侧,现在空荡荡的。
丸山忍不住叫出了声,卷着床单的手指渐渐收紧,横山安抚性的轻点他额头,加大了动作的幅度“唔啊,啊,啊!”丸山伏在横山肩头大口喘气,累的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横山拿起丸山的手机,给备注‘我最最喜欢的小忠’的用户发了条信息,满意的笑笑,松开丸山,起身去洗澡。
(凌晨4:00)
大仓昨天迷迷糊糊的伏在沙发上一直睡到现在,被铃声大大的震醒。
因为紧张,昨天把给丸山专门的铃声提到了最高,然后关掉了其他所有人的铃声,省的到时候白高兴。
打开手机,备注‘最讨厌的丸山先生’简短的发了一条消息——“今天会回来,别担心。”
今天回来?别担心!?哈——?大仓暴怒了三秒,察觉出一丝不对劲,丸山平时说话总是非常多的颜文字,而且从来不打句号的。一切都说明,这根本不是丸山本人发的短信。大仓举起手机狠狠砸向地面,横山总是礼貌微笑的样子浮现眼前,果然是他吧,果然对maru还没有死心吧那家伙,自己的一个疏忽让他们旧情复燃了怎么办?
而且这样看下来,已经做了吧。
大仓冷冷的脱掉幼稚的男子高生制服,穿上肃黑的西装套装,整理好衣领、领口的口子全部扣上,还带了丸山祝贺他成年时送的宝石袖口。指腹爱惜的摩擦宝石漂亮的切面,笑得像6月的阳光,“笨蛋,拿你那点薪水来买这么贵还没用的东西做什么,我又不会用。”
戴上眼镜,撑着平时丸山专用的大伞,大仓忠义深吸一口气,推开门,9月的风开始有了些凉意,而那个软软的热乎乎的人此时却不在身边。大仓迈开步子,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想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就能够追上你了,我会把你带回来的,我们一起回家。
因为我知道你最喜欢的只能是我啊maru。
“你最喜欢的人只能是我。”
横山靠在大理石板上,任水流冲击着消瘦的面颊,闭上眼,像是听到了急冲冲的脚步声,笑意越来越浓。“我就是想看到你珍视的一切被我夺走之后你的样子啊。”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