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o

「僕は今ここにいるよ」

TAKOYAKI

前言  まだまだ



“定好飞机了?”
“没,还是等这边全都处理好了再说吧。”
“还是要走是么。”
“……你知道我会说什么的。”
“嗯。”
横山裕把手插进口袋里,习惯性的吸吸鼻子,甩了下头发,“有点热啊。”
“嗯,是啊。”蝉声此起彼伏,树荫下面凉的很。昴看了眼手机,屏幕静静地没有反应。
“还在等回复?”
昴没有回答,把手机揣进口袋,吸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在热的像蒸笼的大阪穿了皮外套。
“他不会回的。你知道他很生气而且不打算原谅你。
”“我知道。”
“但是他确实能理解你。”
昴没有回答,横山有点急了。
“maru呢,你知不知道他也会来。”横山停住了脚步,直直的盯着昴,试图从他静静地眸子里看出些什么。
“我知道,他和我说了”,顿了顿,昴继续说,“我知道,我知道kura他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反而不如说我很谢谢他,”昴也停下来,隔了一臂距离,静静地凝视横山裕。
“他一直都是这样直接说出来的,不论想什么,都直接的说出来。我真的很谢谢他对我生气,因为你们都不对我生气,你们都不怪我,你们什么都不说。

“我也什么都不说,因为我说不来,我说不了,我说不出。”
“你们那么温柔的样子,然后自己难受,然后明明很生气,却不把拳头打出来,这一点都不男子汉气啊!”昴说着说着,眼眶越来越红。
横山裕愣住了。他停在原地,看着那个铁一样的男子眼眶红红的,真的好像一只猫。
丸山在通天阁的牌子下面默默的看着这一幕,平日里on时红彤彤笑嘻嘻的脸、安安静静的样子。没有悲伤,没有任何感情,只是静静的听着。
全世界第一昴推,丸山隆平。
嗯,不论任何时候都是。
这是不会改变的。
“Maru那个笨蛋。”大仓忠义压低帽檐,声音听起来彻夜没睡,亮靠着墙,没有往这里看一眼。
“所以你为什么要来。”亮磨着指甲,手里提着鱿鱼。
“…………我高兴。”
“……”

“yasu你身体真的没问题吗?”村上支着安一起,慢慢往通天阁靠近。

“还能怎么样啊,没事的。”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阳光,“倒是村上你不用先去横山那边吗?搞不好尼桑已经开始不知所措了。”天使笑起来的时候会露出牙来。

“哈哈哈哈哈!我不要啦,让他们好好说说话吧。”村上悄悄叹了口气,“昴想要做什么,都是他的选择。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从以前同乡的时候开始,我就这样觉得了。”

安淡淡的笑了,“tacchou可是大发脾气。看来要昴拿很多芝士才能收买他了。”两个人一齐哈哈大笑起来,大阪的天气很好,只是阳光有时候太过刺眼,眼底有些涩涩的。

“那吃什么好呢~~~”丸山从牌子下蹦出来,大大的笑容招呼大家,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啊吓死我了。喂!maru你从哪里突然蹦出来的啊!”亮发出小型犬的怒斥,丸山害怕的缩了缩头。

静了一秒,大家齐刷刷的大笑起来。

“那我做主,去那家以前一直喝酒的地方好不好!”昴举手,微微笑起来,脸上的小括号出现了。“啊,不行,想吃饭。”大仓忠义第一个反驳这个剥夺自己吃饭权力的人。

“就是说啊,先吃了东西再喝酒嘛”村上日常出来pia头,一边一个pia大家都乖乖看着他。“去以前一直去的那家吧,有很好吃的大阪烧和章鱼丸子的。”横山笑着开口,幼稚园看小朋友的大哥哥又要把小朋友们通通往一个方向赶

“はい——”

昴第一个跑起来,“横山你来抓我呀我就要先喝酒!!像通天阁那些白天就醉的不省人事的大叔们一样!”“说什么你你就是大叔呀。”大仓忠义不甘示弱的追上去,丸山赶忙:“昴你想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其他人:……

横山:“hina你去pia头。”

村上:“あがん,追不上。”

大阪那天特别热,

非常的热,

热的一整个夏天知了叫了起来。

街上横七竖八地睡的都是醉醺醺的大叔,看上去很快要多七个啦

大阪、どんなに離れても、いつも、心にたこ焼きを

评论

热度(14)